相关文章

网上充斥“催乳师”培训 劳动部门称不合法

吉林省长春市的刘先生刚刚添了一个女儿,可原本挺高兴的事,却因为“催乳师”替妻子“下奶”弄得挺烦心。

刘先生的妻子产后一直没有奶水。孩子出生第二天,病房里来了一个自称是“催乳师”的中年妇女,说可以为产妇“按摩催奶”,保证见效。

毫不犹豫支付了100元“催奶费”后,“催乳师”给刘先生的妻子催了两次乳。可第二次“按摩催奶”的当天晚上,刘先生的妻子奶水没下来,身体却出现不适。到医院检查后医生说,是过度按摩造成了软组织的损坏,需要调养才能恢复。更让刘先生气愤的是,事后那个“催乳师”连电话也不接了。

10月14日,记者在长春的多家医院调查时发现,多家妇产医院门口都有“催乳师”在招揽生意。她们多是三四十岁的中年妇女,手中拿着印有联系方式的广告卡片向进出医院的人发放。

一位正在发广告的中年妇女告诉记者:“这几年干这个行当的人多了起来,国内很多城市都有。一个"催乳师"一个月平均挣个三四千块钱没问题,北京、广州等经济发达城市甚至能上万。”

至于经过什么样的培训才能干这行,这位妇女闭口不谈,只是敷衍说,“绝对经过专业培训,绝不会出问题。”

真是这样吗?

记者发现,打着“专业催乳师培训”旗号招揽学生的网站让人目不暇接。这种培训机构多是个人开办,少数还打着某某协会的名义。

一家自称“权威专业催乳师培训中心”的网站上,刊登了一百多名“注册催乳师”的详细资料。而与其“结业时发本中心的"催乳师"结业证书,可代办劳动部按摩师证书”招生简章不同的是,一百余名“注册催乳师”的证件五花八样。有的是该培训中心的“催乳师”结业证书,有的是全国职业教育专业人才技术资格证书,甚至还有盖着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印章的职业资格证书。

记者随后在全国职业教育专业人才网上查询了几名该培训中心“催乳师”的“全国职业教育专业人才技术资格证书”,均被告知“没有您所查找的学生”。

“权威专业催乳师培训中心”刊出的几名“催乳师”的资格证书的发证机关是江苏省徐州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于是记者打电话向该局职业技能鉴定部门的工作人员核实,对方答复:没有您要查询的证书编号,“证书应该是假的,我们从未对"催乳师"职业认定过。”

据了解,我国劳动法第六十九条规定:国家确定职业分类,对规定的职业制定职业技能标准,实行职业资格证书制度,由经过政府批准的考核鉴定机构负责对劳动者实施职业技能考核鉴定。

吉林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从2003年开始,劳动和社会保障部每年都发布各类新的职业工种,但截至最近一次———今年5月,所公布的职业目录里“尚未有"催乳师"这一职业”,“也就是说,目前网上的各类"催乳师"培训都是非法的,以"催乳师"名义招揽生意也是不合法的。”

不过这位工作人员表示,既然是“新兴行业”,那么政府职能部门就有必要对其加强引导和管理。

本报长春10月14日电